迪庆网_魅力迪庆
首页 > 汽车 > 正文

硅谷底特律,佛系迎大选

时间:2020/11/19 9:40:00  相关标签:
【编者按】美国并非采取类似中国抑制混动(HEV)和插混(PHEV)政策(中国去年起对PHEV政策有所修正),但两者都在EV的强势崛起之下节节败退。
本文转载自汽车人传媒,作者黄耀鹏,由汽车编辑,供业内人士参考。
按照平常年份的经验,美国大选到了这步田地,前景已经明朗化了。无论按照哪一种民调结果,拜登都处于领先。虽然有波动,但按照最不利的情形,两者差距也超过5%。但是2016年大选带来的教训就是,不要相信民调,除非两者差距大到无法掩盖。
民调是桩生意,特朗普则是民调企业的噩梦。支持他的一部分人不愿意提前暴露自己的立场,以至于在民调时撒谎。4年来,共和党建制派对特朗普的支持三心二意,后者也不是典型的共和党人。
而此前的刻板印象中,民主党相对热衷于环保,而共和党则是传统能源企业的守护神,特朗普政府也的确退出了“巴黎协定”。但在美国汽车市场上,恰恰是在特朗普执政期间,纯电动(EV)获得了大发展。可以预期,无论谁上台,也不影响EV继续强化自身的统治地位。
和大选本身相比,美国EV发展前景并不那么难以捉摸。假定我们认可这个结论,也必须厘清,EV发展动能来自哪里,是自身产业+科技进化驱动(内因),还是更依赖政策(外力)?未来EV增长曲线是否快速转向平缓,与此高度相关。
套用初中物理名词,需要判断的不是方向和速度,而是“加速度”。

电动打败混动

不可否认,美国新能源汽车的发展,受到奥巴马政府的鼓励。8年时间,数百亿美元补贴,在2016年算是跨过年销10万辆的门槛。同年上台的特朗普政府,也并非单纯摘桃子,7500美元单车补贴虽然缩水,但一直未退出(只有特斯拉触发了“20万辆退出”线)。传说今年底退出,但今年忙于选战和疫情,暂时没工夫考虑这事儿,反正年度预算已经批了。
这两年,补贴缩水的效果倒是立竿见影,在中美影响是一致的。导致2019年美国新能源销量趋势改变,跌到35万辆之下。2020年如果不出意外,能有25万辆就不错了。就算拜登上台,如果只靠刷新立场和漂亮话,对EV构不成实际影响。值得一提的是,即便重拾税收补贴,也可能无济于事。原因很简单,EV如今的进入门槛已被抬高,主要玩家都已过了新建厂房、产能铺开的阶段。
这里面当然有经济减速、新冠疫情的重要影响。但是在常规年份,补贴的短期效应,处于C位。问题是,今年不常规。
美国并非采取类似中国抑制混动(HEV)和插混(PHEV)政策(中国去年起对PHEV政策有所修正),但两者都在EV的强势崛起之下节节败退。
美国虽然基础设施较旧,但至少在东西两个海岸200英里内,城际充电设施的密度,比中国要好得多。这些设施沿着州际公路,也延伸到中部地区。这显然对EV更有利,因为后者对充电设施依赖度更高。
虽有特斯拉不断鼓吹和营建超级充电站,但在中小城镇之间的低等级公路上,充电设施配比严重不足。按照中国的标准,去掉中心城市的卫星城,美国中小城镇之间的距离太远。平原上居民点的距离也比较远。如果这里的定居者选择新能源的话,HEV或者PHEV是更好的选择。
但实际上,两者都在EV的攻势下被压制,跌到年销量60000辆左右的水平。通用汽车和福特都已事实上停止混动产品的继续开发,EV则受到空前的青睐。

特斯拉通吃

这其中不可忽略的因素,无疑是特斯拉的统治级表现,Model 3和Model Y将对手们打得溃不成军。在2020年上半年,其市场占有率已经达到令人吃惊的81.7%,只有通用汽车的Bolt和日产的Leaf还能保有一定竞争力。
目前2020 Q3的数据尚未出来,特斯拉将强化其地位,占有率可能达到90%。大体上实现一家通吃的局面。
传统上认为,在没有限制性政策的时候,燃油车和EV不处于同一赛道。两者各自拥有固定客户,虽然不断有消费者从前者“叛逃”到后者那里,但理应是长期的过程,为时可能长达10年。
但我们观察到的现象,是特斯拉在美国市场份额超过传统豪车阵营的任何一家,包括BBL(L指的是雷克萨斯,奥迪在美国的表现,远没有在中国那样出色)。
虽然戴姆勒、大众、宝马都付出了巨大的努力,整合供应链、强化研发,也拿出了不止一款EV产品,但美国市场观察人士认为,在2023年之前,他们不会拿出富于竞争力的EV产品。在美国,丰田有自己的节奏,并没有显得心急如焚,丰田仍然仰仗上世纪90年代诞生的普锐斯战斗力,几年内EV产品与特斯拉实现正面竞争的概率也不大。

美国工人还有力量吗

通用汽车和福特依赖大尺寸SUV、皮卡的利润,从产能布局上,他们都将这些产品放在国内生产;而针对美国市场的轿车业务,大多部署到墨西哥。美国的生产成本,只有这些大块头能够承受了。曹德旺不止一次地强调,美国天然气、水电有多么廉价,工业用地比中国都便宜,其实都抵不住劳动力成本的高涨。美国的劳动力成本高,并非单指每小时薪资水平和劳动保护,重点是美国的技术工人队伍已经衰落。
次贷危机后,年轻一代意识到,他们无法像父辈一样,进入“三大”当个工人,就能在底特律郊外供养一套两层民宅,养两个孩子、两辆车和两条狗,他们中的大多数人,就不再选择工厂。后者整体素质日益跌落(反映到士气、工会和培训上),也导致了生产成本不断上扬。
深受工会荼毒的通用汽车和福特,倒是有心推出电动皮卡和SUV。前提是白宫新主人给出诱人的新政策,这可能是铁锈带惟一的期待。制造业带回美国的话题,已经不被重视了。能保住现有的,就不错了。
特斯拉的电动皮卡,产品发布会已经开了,但排产还得等两年。特斯拉是不是也在等政策?毕竟这玩意想要盈利,需要拿出一点新电池能力(虽然特斯拉的4680电池被马斯克吹上天),再不然就拿出点新补贴。
这样看来,无论硅谷还是底特律,对2020年大选的期待,可能都比较佛系了。除了特斯拉狠狠(雷大雨小)地告了政府一状。反正今年主题是比烂,直升机撒钱(直接发现金给居民)这种大招,都被视为常规操作,市场对刺激政策的反应可能会表现得相当迟钝。此前一补就灵,如今就算出台,恐怕也会令人失望。
不过,不管拜登还是特朗普,都不会遵循富裕的加州那种激进的环保策略。后者对油耗和碳排的要求,已经和布鲁塞尔较上劲儿了。就美国整体而言,既没有跟牌的能力,也没有兴趣。

评论 0条评论

期待你的神评论~
剩余200

全部评论(0
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~

    点击加载更多

    删除操作

    确认删除此条评论?
    删除
    取消
    相关阅读

    网站地图-网站地图

    备案编号:

    魅力迪庆 版权所有 Copyright ? 2017-2021www.meilidiqing.com